Scott_Wu


2017年10月6日首尔时间19点20(片尾彩蛋)

   看了一下之前写的时间足足5个月没有写了,5个月前   我在大连当时还觉得毕业很远,那种遥不可及的事情我干嘛要去想。即使现在的日子狗的依旧是那样的暗无天日、闭塞,难免要去想起从前的事。

   9月12日来到仁川落地,了解到和我一起读语言的都是00后的时候

   9月20几日我也忘了看到一条朋友圈“现在没有以前那么能睡了,总是早起。”我在下面评论“大概是你老了吧”

   我住进了一件两人寝室,人少是多么好的事情每天都很清静。他依旧是每天上网到后半夜回到寝室,凌晨2点一整嘻哈音乐传到我的耳朵里,心中有无数只草泥马在奔腾着。

“小点声行不行?”

“吵到你啦,哦。”

“叮叮叮.......”

起床洗漱完事,心里非常的不舒服唯有凌迟才能消除心中之狠。门半开着,徐诗姚站在门口他俩聊的一点毛病没有,他看了我一眼。

“昨天晚上吵到你啦?  哈哈  我昨天晚上回来看你睡着了是故意吵你的,故意把音乐开的很大声就是要吵醒你。”

低头把东西收拾完,出门。看出来我不高兴上来“怎么了,不高兴啊?”

“没有啊”

“真的啊,没事吧。”

“没事,吃完了吗?上课迟到了。”

......

“走了啊。”

“啊,拜拜”

时不时的攥着拳头又松开,教室里柳玲燕坐在前排关悦依旧坐在最后在他旁边放下东西,抿了抿嘴。

“你说怎么有这样的人,MD 气死我了我TM想干他!”

“咋啦?”

“蒲龙这逼,就我那室友昨天晚上不是校庆吗他喝完酒回来后半夜了,你说你回来晚了,消B停睡了就玩了呗非得放歌,还他妈要外放把我吵醒了。这倒还好最气人的是,第二天早上还问是不是生气了说昨天晚上我是故意气你的。你说这人,哎呦我操了!”

   第二天和几个乐着吃火锅的朋友说起

“卧槽,干他啊!”

“蒲龙是谁啊?”

“啊,就我们班坐我后面的一个傻子明天一起吃火锅的时候你就看到了。”

   “之前和你说的一起吃火锅你去吗?你女神就别带了,没那么多位置。”

   “有女的吗?有女的我就去。”蒲龙满心欢喜的说。

“哎,蒲龙人呢。”

“在寝室门口抽烟呢。”

“真TM事儿B。”

“蒲龙你快点!”大梨喊道。

“来啦。”

 

“快走,他们还在前面等我呢。”我等徐诗姚顺路一起出去上网经过蒲龙身旁。

“蒲龙人呢?”

“咯,在树底下蹲着抽烟呢。”大家相视一笑。

“哎呦我去,先走吧。”

“快点蒲龙,我们先走啦。”

“哎,你们等我会儿。”他急忙站起身来。

云后面躲着太阳探出个头来,我们穿着夏天的衣服走在街上,蒲龙把黑色唯一的帽子戴着一条白色的耳机戴着径直的走在前面。

“蒲龙,蒲龙......蒲龙!!!”

“啊?”一脸惊讶的回过头来,带着耳机。

“能不能别像个傻子似的”

他笑了。

“你应该多和东北人接触一下,学习一下东北人的思维。”

“啊?学习什么思维?”

“火锅底料不能这么直接放进锅里煮,我们要先用油把他煎一煎。”

“你这一天啊.....”大梨急了。

“哪来的油给你煎,要什么自行车。”我赶紧插了一句。

老板时不时的望过来,我们在捣鼓着火锅在中国食品超市买来的盒装牛肉怎么也打不开。

“哥,你这有刀吗?借我用一下。”收银的老太太看向了里面厨房正在低头做饭的年轻女人。和老板对视了一下面无表情说“只有厨房里有刀怎么了?”

“哦,我这东西打不开。”

“啊,给我吧。”

“我们这有两个锅只能把底料分开啊。”

“哥你能在帮我们切一下吗?”

我望向老板,他似乎没听到。那一秒时间冻结了,厨房里的女人看老板没回连忙说,可以,你把它拿过来吧。

“是这样吗?”老太太端着两块底料出来,问完我回头看了一眼厨房。

“好的,谢谢啊。”

......

吃完饭我们一个劲的和了老板说谢谢企图化解尴尬。

“蒲龙人呢?”

“去网吧了。”

......




对了点开app的时候收到了来自朋友们发出的第一个赞,开心的像一个200多斤的胖子.......谢谢你朋友让我有了继续写下去的动力,笔芯

刚才翻看可以下手机日历,今天2017年4月26号了。就在那一刻有点伤感,时常有种错觉自己是个矫情的小女人。昨天晚上在健身完回寝室的路上我妈跟我视频说让我五一回家,三年了第三个五一之前每次都没跟人提起过五一想要回家可是那是多么的想要回去。我妈跟我说让我回家的那一刻为什么又没那么渴望了呢,我是变了吗?
  哈哈哈哈……
  每当在尴尬的时候都会笑一笑,掩饰自己的无助。
  晚上做了一个奇怪的梦,在周公上居然查不到。
  梦到我、表姐、表妹、表弟一起在往楼上跑遇到一个岔路口我跟表弟往右表姐表妹往左,本来的目的地是七楼。结果我到六楼就没有路了,这个时候正好左右楼梯在六楼有一个镂空中间有一个平台,平台是孤立的那面就是左边的可以上七楼的楼梯。她们俩在左边的栏杆旁边站着等我俩说:你俩跳过来吧!我俩往后退了退一个冲刺跳到了台面上可是才发现不能直接到对面它和左面楼梯之间的间隙更大,没有办法。表姐准备叫消防,我心里觉得没有面子决定放手一搏在起跳,腾空突然……duang的一声……我醒了伴随着一个女人的声音,我们导员来了

外婆带着一帮老太太,在公交车上一人手里拿着一根香每上去一个人她们就朝着对面的窗户作揖。我跟着前面的人上去坐在外婆旁边,她们作揖之后我也开始莫名其妙的作揖,刚做出手势就被外婆叫住了说,你不用你不用。外婆很着急就像是做错一步都会被惩罚一样。听到她急切的低声呼喊,我还是收回了我的动作,不然她会不高兴的。

“任然你在那边干什么赶紧给我过来”前面有两行排着整齐的穿着电影厂工服的大叔、小姐在往台阶上走,这地方活像一个城市山顶公园。下面一个头发花白的中等身材的中年人在叫着任然的名字,逼逼叨叨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只是看见身后有几行排的整齐的衣着朴实又不失华丽的帅哥靓女他们斜前方站着的一个中年男子札眼看像是任然的中学班主任老邹。

  “过来杵那干什么你?”老邹的表情让人看了渗的慌,任然心里想“我借你米还你康啦,靠!”心里想着口里面却没说出来毕竟是他爸的曾今的同事也没带脏字。他下意识的走到了行列的前面看着远处的山

“发呆不想干就别干了你去把路给我修好。”

“我是来学习的不是TM的修路的修路你该找工人,cao”前面说的还挺文艺的······

  “爸这书我不读了,邹老师让我去TM的修TM的路,我是工人啊我?”然只是把结果告诉了他爸至于过程不重要,当然了是因为对他不利······ 

······翁的一下脑袋像是停止了思考一样眼睛挣了开来朦朦胧胧的看见窗帘与窗户的夹缝中跑出了一束阳光射在了贴满马赛克壁纸的墙上,醒了、又睡了

  那么美好的早上宁静、优美的犹如芭蕾舞演员伴随着一句惊天巨响被打破

  

 

 

     “阿姨我出去一下给你买点吃的。”

    “去吧,快点回来啊!”阿姨的神情有些慌张像一只逃离虎口的羊羔。

    手托着门把伴随着“咯吱”的零件之间的摩擦声“砰”门关上。他有点犹豫到底在这种时候要不要去买东西而离开这里仇人随时有可能找上门来,后脑发胀屏住了呼吸“场面还是太血腥”回过头一想饭还是要吃的万一饿了呢。

   下楼去脚的频率很快楼道里传来“嗒嗒嗒”的声音,回到房间就像酗酒的醉汉一样下楼之后的事断片了房间里面只有阿姨穿着一件荷花红色的连体睡衣躺在血泊当中吊带有些破碎像是被人侵犯过。心生悔意多么好的女人可惜了。

   “爸,阿姨死了”

     ······

   太阳升起来了,有点刺眼“我的妈呀。”看了一下手机6:30夏天亮的早啊~想起了之前四点半起床的时候了,好吧我没那么用功其实我是一宿没睡。

   追剧啊……

那么你现在就要问了你是男的还是女的?你猜!每天在学校干点什么好尼打会儿游戏吧太久了无聊,看书更无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