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ott_Wu

“任然你在那边干什么赶紧给我过来”前面有两行排着整齐的穿着电影厂工服的大叔、小姐在往台阶上走,这地方活像一个城市山顶公园。下面一个头发花白的中等身材的中年人在叫着任然的名字,逼逼叨叨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只是看见身后有几行排的整齐的衣着朴实又不失华丽的帅哥靓女他们斜前方站着的一个中年男子札眼看像是任然的中学班主任老邹。

  “过来杵那干什么你?”老邹的表情让人看了渗的慌,任然心里想“我借你米还你康啦,靠!”心里想着口里面却没说出来毕竟是他爸的曾今的同事也没带脏字。他下意识的走到了行列的前面看着远处的山

“发呆不想干就别干了你去把路给我修好。”

“我是来学习的不是TM的修路的修路你该找工人,cao”前面说的还挺文艺的······

  “爸这书我不读了,邹老师让我去TM的修TM的路,我是工人啊我?”然只是把结果告诉了他爸至于过程不重要,当然了是因为对他不利······ 

······翁的一下脑袋像是停止了思考一样眼睛挣了开来朦朦胧胧的看见窗帘与窗户的夹缝中跑出了一束阳光射在了贴满马赛克壁纸的墙上,醒了、又睡了

  那么美好的早上宁静、优美的犹如芭蕾舞演员伴随着一句惊天巨响被打破

  

 

 

     “阿姨我出去一下给你买点吃的。”

    “去吧,快点回来啊!”阿姨的神情有些慌张像一只逃离虎口的羊羔。

    手托着门把伴随着“咯吱”的零件之间的摩擦声“砰”门关上。他有点犹豫到底在这种时候要不要去买东西而离开这里仇人随时有可能找上门来,后脑发胀屏住了呼吸“场面还是太血腥”回过头一想饭还是要吃的万一饿了呢。

   下楼去脚的频率很快楼道里传来“嗒嗒嗒”的声音,回到房间就像酗酒的醉汉一样下楼之后的事断片了房间里面只有阿姨穿着一件荷花红色的连体睡衣躺在血泊当中吊带有些破碎像是被人侵犯过。心生悔意多么好的女人可惜了。

   “爸,阿姨死了”

     ······

   太阳升起来了,有点刺眼“我的妈呀。”看了一下手机6:30夏天亮的早啊~想起了之前四点半起床的时候了,好吧我没那么用功其实我是一宿没睡。

   追剧啊……

那么你现在就要问了你是男的还是女的?你猜!每天在学校干点什么好尼打会儿游戏吧太久了无聊,看书更无聊



评论

热度(1)